出國交換遊學趣:我在歐洲的故事

文/Roxanne Kuo、John Chen、Mandy Shen

對於許多人而言,歐洲是遙遠而陌生的地方,但有一群學生,把握交換學生的機會,鼓起勇氣踏上旅程,前往歐洲一探究竟。他們分別在歐洲遇見了許多有趣的人事物,這些經歷成為了他們青春的一頁,相信多年後仍會記憶猶新。一起跟著TOEFL World來翻閱他們在歐洲的經歷和趣聞,也許你也能從中找到似曾相識的嚮往!

4

Austria 「奧地利人真懂得生活!」

從高中時代開始,鍾定真就嚮往到歐洲念書的生活,今年大四的她為了充分利用大學生的自由時光,申請到奧地利當交換生,鍾定真說:「歐洲一直是我嚮往的地方,而且百聞不如一見,在當地求學、生活,可以拓展視野。」

為了一圓到歐洲交換的交流經驗,鍾定真先鎖定幾個接受英語能力條件的歐洲國家,如荷蘭、奧地利等,並取得托福iBT 83 的好成績,後來順利取得到奧地利北部應用科技大學交換的機會,求學花費也大多取自於向學校申請的獎學金。鍾定真說明:「其實我申請的科系是產品創新管理(Product Innovation Management),內容較偏管理而非設計,申請交換時很容易被設計相關背景的學生所忽略,但我想,學管理也是有幫助的。」

在奧地利韋爾斯(Wels)念書時,鍾定真喜歡跟其他人互動,聊天過程中發現國外年輕人不同的思考方式,而這樣近距離相處的經驗,令過去一直在台灣求學的她感到特別珍貴,「像是交談之中會提到一些地名、人名,或是國際上發生的大事,有時我無法立即反應,卻發現其他人都知道,當下就覺得自己應該要懂更多才對!」

鍾定真觀察到奧地利人雖然英語能力普遍不錯,但要開口說英語時卻似乎有些害羞,很幸運地,樂與人交往的她,也在學校遇到個性開朗的奧地利學伴,輾轉結識其他當地朋友,進而能到奧地利友人的家中過聖誕節,感受最真實的當地文化。

「當我看到奧地利人吃自己種的蔬菜,有自己的農園,自己釀酒,頓時覺得他們很懂得生活,跟台北的生活感受完全不一樣!」鍾定真透過細微的觀察力,深切體會了奧地利與台灣不同的風俗。

喜歡設計的鍾定真,也會自己安排旅行,甚至為了參加一個設計工作營,特地跑去荷蘭設計周朝聖,身處人文薈萃的歐洲,讓喜愛文化與設計藝術的鍾定真深感收穫良多,「比起要歐洲設計展覽到台灣設展,從奧地利到義大利、法國、英國等歐洲各國蒐集豐富的藝術設計資源,真的是方便太多了!」

5

France 「讓我重新選擇,我還是會選法國!」

原本是受到法國名牌以及琳瑯滿目的香水種類吸引,興起到法國讀書的想法,加上認為「法國是未來工作中較沒有機會接觸到的國家」,郭維棟決心要將法國列為申請出國交換的首選目的地。積極向學的他,不僅是從數名學生中獲選交換資格的4 名學生之一,更憑著優異的中英文書審資料,申請到中山大學及教育部學海飛颺計畫所提供共計6 萬元的獎學金。

之所以會出國交換,其實是基於所上的畢業規定,去(2013)年九月,他透過學校的資訊篩選出理想的交換學校,鎖定地理位置靠近德、瑞邊境的法國第戎(Dijon)作為目標地點。郭維棟說:「這間商學院的語言要求包括TOEFL iBT 80 以上或TOEIC 750 以上,剛好與我的程度相符,所以才決定提出申請。」

去法國之前,郭維棟十分嚮往法國時尚、新潮、大而寬廣形象,直到當地之後,才驚覺並非每個法國城市皆如此,以第戎來說,真正感受到的是陳舊、古老、鄉村的氣息,「他們喜歡老舊的感覺,跟我想的很不一樣。」不太會說法語的郭維棟形容,雖然申請的是英語授課課程,但走出教室,光靠英語是無法與人溝通的。儘管因語言溝通不良感到受挫,他仍在一次雞同鴨講的情況下,深深感受到法國人的溫暖。郭維棟曾在巴黎因找不到確切的住宿位址,錯失跟房東見面的時間,情急之下闖入一間住戶的庭院,沒想到對方不但沒把他當壞人,還協助他聯繫房東,「那位太太對我說一堆法語,我卻只能用英語加上比手劃腳請她幫忙,後來又來了一位伯伯,幸好他懂一點英語!」

6

郭維棟發現歐洲學生的反應都很快,有想法都會直接發言,課堂次數雖不多,每次授課內容卻都相當紮實,學生必須自己再找時間消化,「在台灣需要18 周的課程,在法國5 周就上完了,而且還要個人報告。」適應法式課程設計的郭維棟回到台灣後,還曾一度不適應台灣的課程安排,他笑著說:「突然覺得老師有點上太『多』課了!」

課餘時間,郭維棟除了會在宿舍內跟來自不同國家的國際學生交流互動之外,也時常把握時間,規畫一個人的旅行,像是德國、西班牙、比利時、荷蘭、奧地利等國家,他說:「一個人旅行或許會害怕,但可能會在旅程中遇到處境類似的夥伴,跟人聊天就可以得到紓解!」

7

Germany 「誰說出國念書一定要花大錢?」

孫珮軒從小就一直憧憬著要出國唸書,後來終於透過靜宜大學ISEP(International Student Exchange Programs)國際交換學生的互惠管道,在無需負擔國外學費、住宿費、餐費的情況下,到德國卡爾國際大學交換就讀一學期。之所以會選擇卡爾國際大學,孫珮軒解釋:「原本想去美國的,只是剛好沒有開放名額,所以才會改到歐洲。這所學校雖然小了些,但老師和學生反而能有更好的互動,而且圖書館、電腦等該有的設施也一應俱全,可說是小而美的學校。」

在申請條件的部分,基本上只要歷年成績GPA 最低2.75,TOEFL ITP 在500 分以上,然後再準備相關的推薦函、自傳即可。最花時間的應該是挑選學校上,她認為每人選校的方向重點不同,像在歐洲旅遊,只要坐火車就可以到許多國家,「我剛開始是以唸書為主,會先注意學校提供的相關資源與設施。」

既然到了德國,孫珮軒當然也不放棄去歐洲各國遊覽的機會,利用交換期間,她去了法國、奧地利、盧森堡、布達佩斯等19 個城市,其中最令她難忘的就是德國南邊的國王湖。「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出去玩,三天兩夜的旅程,先坐了7、8 個小時火車,所見周遭景色都被群山環繞。冬天的阿爾卑斯山,一大片的雪地映射出像是鑽石的閃光,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雪,覺得很興奮,印象也特別深刻。」她如此回憶。雖然在國外生活不像台灣便利商店林立來得方便,星期天更是只有餐廳會開,飲食上著名的德國香腸味道偏鹹,不過孫珮軒極力推薦超市裡的手工巧克力,是她喜愛的當地甜點。

8

另外必提的就是德國啤酒,在這裡酒比水還便宜,她打趣地說:「去德國得喝酒喔!我剛去德國時,就被帶到好幾個地方去喝!」在當地,不管是交際或日常生活,飲酒都是文化的一部分。

孫珮軒建議,要到國外生活心態上要做好獨立的準備,因為在外不管是吃飯、買東西或其他事物都靠自己處理。未來她也希望能去美國唸書,所以會持續增進國際視野,同時讓自己的英文能力更好。

91

Lithuania「立陶宛有家的感覺。」

在臺灣,知道立陶宛的人可能不多,見過它廬山真面目的人想必更少。對方維湘來說,立陶宛是個「有家的感覺」的地方。

2013 年9 月,方維湘到立陶宛維爾紐斯格底米納斯技術大學,展開一學期的交換生生活,她和一群來自西班牙和義大利等國的國際學生,共同修習以英語授課的商業課程。她回憶,當初母親得知她要到立陶宛,還特地買了張世界地圖,好知道立陶宛的地理位置。

方維湘表示,作為波羅的海三國之一的立陶宛是個很純樸的地方,人們都很友善,讓她即使因為在位於東北歐的立陶宛當交換生,有機會造訪芬蘭、法國、西班牙等國,卻只有在立陶宛時,才有回到家的親切感受。

花費是方維湘選擇立陶宛的主要考量,她到立陶宛一學期共花費大約新臺幣30 萬元,比英、美國家便宜許多。立陶宛消費水準跟臺灣差不多,外食約新臺幣一至兩百元就能解決一餐,自然成為她的首選。 考慮花費和想去歐洲等因素後,她將立陶宛作為申請志願的唯一選擇。她已先整理過履歷、自傳等備審資料,也具備學校要求交換生所應有的歐洲語言能力分級架構(CEFR)B2、TOEIC 800 分成績,便向學校提出申請,順利入選。

跟班上來自各國的學生互動,讓方維湘能夠習慣並聽懂各國英語口音,了解不同國籍學生的特質,她認為,如果未來有機會在外商公司上班,這樣的海外經驗能讓她在與各國客戶以英語溝通時更流暢應對,也能大致推測客戶的習性,減少隔閡。而教師在上課時也經常鼓勵學生加入討論,詢問學生是否同意他的說辭,跟臺灣傳統課堂上「教師教課、學生聽課」的情形大不相同。

10

伊拉斯莫斯學生網(ERASMUS Students Network;簡稱ESN)讓國際學生互相交流,並讓她有機會教當地學生中文,則是她難忘的經驗。她回憶,有次她請學生

用水彩筆和紅色紙張寫下「滿」字,她用英語解釋「滿」是「full」的意思,建議學生可以把字貼在冰箱上,有男同學竟問她:「那能不能貼在肚子上?」引起班上一陣笑聲。方維湘最後建議要到立陶宛念書的同學,不需要帶短袖衣服過去,她曾遇到攝氏零下二十多度低溫,短袖衣服根本派不上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