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土耳其文化洗禮的成長體驗 - 難忘的好客、熱情、父權主義

文/陳靜儀

土耳其人的血液裡流著深厚的茶文化,不管什麼時候都喝茶,街上偶有提著茶托到處給商家送茶的夥計,或者像公園、廣場或船艇等人潮往來的地方,也會有提著茶壺和茶杯的茶販。如果台灣人常說:「一起喝杯咖啡吧!」土耳其人說的則是:「一起喝杯茶吧!」理所當然,茶也就成了他們待客之道的一種媒介,有時去餐廳用餐,餐廳老闆或服務生會在飯後奉上一杯茶,微笑示意以表好客之情;去朋友家裡拜訪時,主人更是會不斷地請客人喝茶。

除了備妥漂亮的餐具、一桌美味的菜餚、在飯後奉上茶和點心,總是把客人照顧得無微不至的主人甚至會盛情地邀請客人住下,並隨時詢問有無其他需要,深怕客人覺得不愉快。如同台灣文化,主人絕不會允許客人付錢的,記得有次我做客土耳其朋友家,她帶我遊伊斯坦堡,如果到餐廳吃飯而我搶著付錢,她就會和店員說:「不行,她是客人!」店員也會連成一氣地說:「沒辦法,你是客人,我不能收你的錢。」最後,也只能摸摸鼻子祝朋友荷包滿滿(Kesene bereket,對方請客時說的道謝語)。

土耳其人的家族關係緊密且龐大,有些家族成員會選擇住在附近方便彼此照顧。連做客土人家且身為外國人的我,也不得不感受得到友人的親戚特地來跟我串門子,誰的兄弟姊妹、誰的叔伯姑姨陸續出現,一時間還不能反應過來,不禁為當地人極重視家庭而驚訝。土耳其人和鄰居也時常聯絡感情,東西借來借去、互通有無,這在現代冷漠疏離的社會中,是件難得的事。

土耳其社會還是存在著父權的色彩。女性被要求婚後相夫教子,最好待在家裡不要出門、負責一切家事;男性則是「君子遠庖廚」。女性不該穿著曝露(對他們而言,短褲和膝蓋以上的裙子是曝露的)、必須會煮飯和清潔、不該拋頭露面地工作⋯⋯。這些概念深化到令這裡的婦女認為「沒有什麼不對」,所幸,這樣的現象只屬於上個年代,多數和我們同世代的土耳其人已經不會這麼想。

一年的生活中好壞各參,在異鄉會遇到像女性穿著方面等文化衝擊,不免要入境隨俗,很多事情牽涉到社會的各個層面體系,會氣惱、會無法苟同,但也因此獲得另一種文化的洗禮,也不失為一種成長!

未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