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韜:我把國際志工變有趣! /公益+創意 迸出新滋味

文/Yu Lai

在 2011年3月,日本發生規模9.0的大地震,伴隨著強烈海嘯,重創了日本東部。當時徐韜是康橋雙語學校的高二生,號召全校發起募款活動,不到一週,就募得新台幣400萬,跌破了許多大人的眼鏡。徐韜說:「我只是想知道,身為高中生的我,還可以做些什麼,才能幫助那些受難的災民。」

創意為心意加乘 連日本人都感動

「做公益也要有創意!」觀察力敏銳的徐韜發現,許多學生的勸募方式,不外乎捧著募款箱上街碰運氣,在茫茫人海中,等待捐助者停下腳步。「從每次災後捐款的踴躍程度,就看得出來台灣人其實很有愛心,只是大多數人不會主動停下來,瞭解你在做什麼。」思考如何突破,「送愛到日本」募款計畫於焉誕生。

「日本311大地震隔週剛好遇到段考,但我們堅持,賑災一定要即時。」為避免話題退燒,並提高能見度,徐韜與夥伴討論後,決定用最短的時間完成自創歌曲,並拍成MV上傳到YouTube。5天內,大夥兒犧牲睡眠,從作曲、填詞、腳本、拍攝、剪接,乃至於紀念T恤的設計,全由這群高中生一手包辦。

影片中,一幕幕日本山河斷裂或災民相互扶持的動人畫面,學生們唱著「不要害怕/不要恐慌/我給你愛、勇氣、希望」,並分別用中、英、日、法、西5種語言,傳達無國界的關懷註。引發的能量之巨大,是徐韜也始料未及的,不僅募款成果遠超過最初設定的目標100萬,影片下方滿滿的日文留言,災後日本訪問團更親自來訪道謝。

定義國際觀:拓展眼界 活用知識

之所以能具備如此成熟的領導力與執行力,徐韜認為,主要是透過國際事務經驗的累積,逐漸鍛鍊出來的。他分享,國中時,在《國家地理雜誌》曾看到一頁「國際地理奧林匹亞」廣告,喜愛社會學科的他,在升上康橋高中後,便主動向校方要求參賽。參賽的訓練課程,讓徐韜得以由水文、氣候、人口、經濟等各層面,瞭解整個世界,也激發他參與國際事務的熱忱,「志工、模聯、NGO參訪、青年領袖會議⋯⋯,我幾乎什麼都參加。」

「我可以分享去尼泊爾當志工、連喝好幾天髒水的故事,也可以聊我在華盛頓認識阿根廷總統女兒的趣聞;但是,去『看看』這些,不是我的主要目的,能不能把學到的東西帶回台灣,才是我最關注的。」徐韜強調。

「對我來說最大的衝擊,發生在新加坡。」儘管徐韜出身於雙親開明的家庭,也受惠於康橋雙語學校的美式教育,更接觸過世界各地的學生,卻仍深受新加坡多母語文化的震撼。「新加坡學生的表達能力很突出,同時活用多種語言,讓他們眼界開闊、思考也非常靈活。」

「與亞洲其他國家相較,台灣學生資質並沒有比較差。」徐韜有感而發地表示,「會有輸人的感覺,我想關鍵是在風氣。台灣目前還停留在鼓勵大家『要學好英文』、『要多出國見見世面』的階段,就顯示出國際視野不足,因而缺乏競爭動機。」

每個人都有能力改變世界

升上大學後,因豐富的國際事務經驗,讓徐韜對公益有了更多元的想法。2012年,徐韜號召2,000名大學生志工,在跨年晚會後的101大樓,撿拾民眾留下的垃圾,把熱鬧擁擠的跨年夜,變成了綠意盎然的地球夜,引起了廣大的迴響。「記得第一次撿了17.5公噸的垃圾,第二次就減少到14公噸,可見我們的行動引起了拋磚引玉的作用。」他笑說。

徐韜也發現,「公益團體常說志工難找,但更多的狀況是,民眾有心服務,卻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志工項目。」於是他在大二那年,創辦了「微樂志工」平台,與台灣大哥大基金會合作,可透過手機App搜尋志工需求、即時報名。包括陪伴社區弱勢兒童寫作業、到菲律賓教孩子用電腦等,至今已累積超過1萬名使用者。

對於未來,徐韜沒有設限,他期許自己能繼續運用創意思考,傳遞公益的力量,成為「社會工程師」。他也鼓勵有心參與公益,卻不知如何開始的年輕學子,千萬別因為「我現在還是學生,力量還不夠」而卻步,不妨運用自身專長,每個人造成一點小小的改變,「相信世界就會變得不同」。


 

徐韜

徐韜Joshua Hsu

目前就讀世新大學新聞系

微樂志工平台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笑擁青年聯盟 │共同創辦人暨公關長兼發言人

康橋雙語學校 │校友會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