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迷惘 在旅程中找到自己 – 脫胎換骨 時尚攝影師連美恩的青年奇遇

文/Chloe Hsieh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TOEIC OK News 第 42 期

「找自己」三個字,被延伸出了許多種的解釋,可以是一種行為、一種意念的表現,可以被解釋成逃避現實、尋找避風港,但也可是一種驗證自己、尋找出口的方式。

重新思考自我定位

連美恩是一位成功的時尚攝影師,也是一位作家,她在大學畢業後的24 歲時,面臨到人生中最迷惘的階段,毅然決然地放下手上的工作,成為背包客,在歐洲各地獨自旅行了14 個月,回台灣後將其經歷匯集成文章,出版了《我。睡了。81 個人的沙發》,隔了3 年,又將在歐洲各地的攝影旅程寫成《我從拘留室搬進東倫敦之後》。一年多的背包客旅行不算是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創舉,但這是會讓你我不斷躊躇、質疑自己能力是否可及的一趟旅程,連美恩說,這是一趟找自己的旅程。

「這趟旅程讓我可以重新思考,我是甚麼樣的人。」連美恩用一種堅定的口吻說著,在一個充滿家人與朋友的舒適圈待久了,自己就會開始被他人所定義,你是誰的小孩、你是從哪間學校畢業、你在哪家公司工作,逐漸地,就會失去定義自己的能力,也失去認識自己的機會,所以自己當陷入迷惘時,往往只會盲從地跟人群走。

由朋友的失約換來的獨立

在《我。睡了。81 個人的沙發》中連美恩提到:「台灣長大的小孩,從小到大什麼都不缺,唯一缺乏的,其實是和自己相處的時間。」大學時期,連美恩曾經計畫了一趟美國打工的旅程,當時,她找了一個朋友一同參加,滿心期待著要在美國渡過一個美好且充實的暑假,但最後在出發前,這個女生卻反悔,說她不想去了。

異國之旅少了一個朋友的陪伴,連美恩心中頓時蒙上一層灰,她對這趟旅程開始卻步。可能是當時已逼近出發日期,時程緊迫讓連美恩心一橫地想,既然都繳了錢,別管那麼多,就硬著頭皮去美國吧!

這就是改變的開始,在美國打工行前說明會上,她發現了自己並非是唯一獨自旅行的人,連美恩遇到了很多獨自前往美國打工的同好,並且很快地彼此熟絡起來,他們一行人一起到了美國旅行,一同租車穿越沙漠、跳到冰河裡游泳、搭直升機到大峽谷跳傘,也彼此互助,累積了許多永生難忘的經驗。她回憶起這段故事,爽朗地說:「不要因為害怕或覺得寂寞,就不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覺得只要走到那條路上,就會遇到志同道合一起走下去的人。」連美恩開始愛上這種感覺,獨自旅行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

未命名

人生中最迷惘的階段

縱使連美恩經歷了獨自到美國打工、也到了當時正在內戰的尼泊爾當國際志工、甚至到西班牙學習、在印度和平民們擠火車等經驗,但是她在大學畢業後,面臨該就業或是就讀研究所的問題,面對著滿滿的攝影研究所入學通知書,仍跌入人生中最迷惘的階段,她用了8 個月的時間來思考、判斷自己是否真的適合投入研究,最後,她拒絕了所有的研究所。

這趟到歐洲「找自己」的旅程總共花了20 餘萬,她帶著三套衣服;身上穿著一套,背包裡帶兩套,背著只有7 公斤的行囊,離開了台灣。

透過遙遠的觀點  才知道自己的特別

她住過電影導演、音樂家、歌手、詩人(是的,歐洲還有詩人這個行業)、教授等沙發宿主(host)的家,這些宿主們每天帶著連美恩逛美術館、博物館、古蹟等藝文場所,講解著無數的作品,連美恩開心地說:「我覺得整個歐洲都是我的老師,而且我會給他們看我的攝影作品,請這些宿主批評指教。」原來連美恩在沙發衝浪網站上尋找宿主時,會以宿主的職業做為考量之一,她會找藝文相關行業的宿主,讓自己在寄宿時,能夠彼此交流對藝術的想法。

當連美恩旅行到西班牙時,在巴塞隆納住了一個月,當時她每天從沙發宿主的陽台往外晀望,眼前就是高第(Antoni Gaudí i Cornet)舉世聞名的聖家堂(La Sagrada Familia),連美恩每天沉醉在這棟教堂的壯觀線條及雕刻中,百看不厭。

有一天,她的宿主從連美恩的電腦中看到了一張艋舺龍山寺的照片後驚為天人,大力稱讚台灣寺廟,傳統龍鳳雕刻的每一個細節中處處是驚喜。連美恩突然發現,原來她經過龍山寺卻未曾發現,在這個外國人的眼中,龍山寺就是一座聖家堂。有時候透過遙遠的觀點,回頭重新檢視自己,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特別。

在歐洲大陸上脫掉一層殼

像是脫掉一層殼,開始能有時間跟自己對話。連美恩說,如果你在台灣跟大家說想成為第二位李安,可能周遭的聲音會告訴你:「就憑你也想當李安?」但是,說不定是你真的有機會成為李安,但卻因為那句「就憑你!」而放棄了所有當李安的可能性。

在台灣時,連美恩被太多周遭聲音勸退想法,也可能是自己壓抑了潛能,在這趟14 個月的旅程中,她學會了如何面對自己,如何傾聽自己的聲音,回頭省思後,連美恩發現自己的潛能比想像中還要高。連美恩說,這就是她的攝影功力在歐洲大幅成長的原因,攝影技巧的深度並非透過補習或是學校,而是來自於歐洲的所見所聞及面對自我的成果。

就像是一個「拋下」的動作,在歐洲,沒有人會知道你來自何處,不管是否拿著名校的文憑,對歐洲的一切而言,都會失去這些東西的價值;到了歐洲,大家是要認識你,了解你的個性,而非從你所擁有的文憑來判斷。連美恩說,這個拋下的動作卻讓自己更完整,拋下後才明白,其他東西都是限制自己的框架,她更認識自己之後,才知道甚麼對自己是真正重要的、有價值的。

未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