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橋高中學生:透過海外見學, 我看見了嶄新世界!

文/Jessy Chang、Eileen Shen

在不同的人生階段上,總會需要面臨抉擇,決定自己該怎麼走、往哪裡去,每條路都有不同樣貌的廣闊,端看你要不要往前踏那一步。你是否還在考慮該不該到國外留學?不知道留學的途徑有哪些?不確定國外的學習方式是否適合自己?或者不了解全英語授課是怎麼一回事?

 

本期TOEFL World邀訪了今年剛從香港大學見學回來的3位板橋高中二年級學生,請他們以高中生的身分,分享在見習過程中所接觸到的國際學習環境和文化衝擊,相信透過他們的心得分享,更能助你出發留學前作好萬全準備!

 

魏廷恩_修

 

 

 

 

 

 

 

魏廷恩:

在國外上課,不敢發問就沒機會表現!

 

魏廷恩參加完香港大學見學團,便對國外大學教授上課態度及方式留下深刻印象。「港大教授上課時,很注重學生是否跟上進度,會在課堂上隨時詢問,遇有學生疑惑時會立刻說明、解釋,確定學生完全瞭解後,才進行下一段。」

 

受到這種熱絡、積極的教學風氣影響,魏廷恩感覺到同學的求知欲更被激發了。例如在上「模擬面試」課程時,教授要求同學分組辯論,「有太多同學踴躍發言,根本找不到適當的時機可以開口,後來我以國內茶產業轉型做舉例,好不容易才搶到發言機會。」

 

港大是全英語教學,若想在課堂上有出色表現,英語能力就會是最必要的競爭力。魏廷恩表示:「要深入瞭解課程,就必須仔細聆聽教授講解、開口問問題,英語的聽力與口說能力就很重要。」

 

未來想讀文學或戲劇科系的魏廷恩,平時會聽CNN新聞訓練聽力、參加大學所舉辦的語言研習營隊,但從港大見學團回台後,仍深感英語聽力不足,因此訓練自己先不看文章內容,用「聽」的來理解。

 

魏廷恩計畫未來要到海外進修,一方面因為想就讀的領域在國外資源較多元,二方面則是認為國外大學的上課方式較自由,學生能更勇於發問。「不敢發問就沒有機會」,光開口講英語不夠,要能以英語進行學術討論,是魏廷恩為自己訂下的目標。

 

陳柏均_修

 

 

 

 

 

 

 

陳柏均:

英語單字量不夠,想法多也有口難言

 

第一次報名參加香港大學見學團就獲遴選的陳柏均,今年暑假還要前往加拿大當交換學生一年,也因此,這次去香港大學可說是海外留學的第一步:提前體驗全英語課程!

 

由於陳柏均對建築很感興趣,所以特別觀察港大建築系與台灣的不同,他舉「建築模型」這堂課為例,「教授給我們3個英文單字,to surround、to swirl、to collect,要包含這三個方向做出一座迷宮,然後還要圍繞這座迷宮編說出故事。」陳柏均說,做模型他信心滿滿,但要替迷宮編說故事時,問題就來了。

 

「我發現我是有口難言,明明在腦中已經把故事想好,也組織好很多完美的句子,但要用英語完整表達出想好的故事,才突然發現英文單字量明顯不夠,不是句子講不完整,就是講到一半停下來,不知如何繼續。」而這雖讓陳柏均信心大受打擊,卻也促成他下決心,要累積更多專業實用的單字量、提升英語能力。

 

陳柏均要求自己每天閱讀英文科學類雜誌,以擴充大量英文單字,也利用YouTube反覆收看國外節目,增加身處英語環境的機會。「在國外上課和台灣不同,課程上如果聽不懂,不敢說、不敢問,那你就會完全被忽略,所以一定要積極把握學習機會,才能有所收穫。」這是他在港大見學團裡最深刻的體會。

 

 

 

呂庭儀_修

 

 

 

 

 

 

 

呂庭儀:

國外老師啟發學生求知欲望

呂庭儀對全英語課程並不陌生,因為她曾參加美國及加拿大短期研修課程,國外自由開放的學風讓呂庭儀對學習更有動力,「國外老師不會逼迫你讀書,而是『啟發』學生自主求知的欲望。」

 

然而,到了港大實際上課時,呂庭儀還是遇上溝通的困難,「我們過去學習的都是生活用英語,但在課堂上更需要學術用英語,尤其是專有名詞,如果看不懂,就很難吸收課程內容。」呂庭儀計畫未來攻讀的醫藥生技科系,專有名詞數量較其他科系更多,因此對她而言,更需要快速地提升學術性的英語閱讀能力。

 

「我從港大見學團回來後,就要求自己定期找學術性的英語文章來讀,希望藉由大量閱讀記下更多專有名詞,特別是看一些專業的英文學術性文章,希望能在短時間內有效提升閱讀能力。」此外,呂庭儀也喜歡上YouTube看美國脫口秀節目Ellen Show,訓練自己的英語聽力。

 

呂庭儀觀察到,台灣的學生比較不敢開口,「是因為擔心自己的英語文能力不足,但競爭力也在擔心中一起消失了。」呂庭儀表示,不論是在學校或是未來工作時,英語文能力絕對是重要的競爭力,有了良好的學術英語溝通能力,才能與世界人才進行良好的交流、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