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會有挫折!讓劉軒助你幸運

看世界的眼光變得不同

文/Roxanne Kuo

去國外念書,真的比較好嗎?還是留在台灣,更實際一點?

 

劉軒說:「不該逼迫任何人去作任何決定,因為人生與命運會自然而然地讓一個人決定該作任何事。」但如果一定要給年輕人一個建議,他會說:「那就培養一顆懂得感恩的心吧!」因為感謝會帶來「正向思考」,於是「看世界的眼光」會不同。

 

逆境中一樣樂於分享 帶來正向能量

集台灣知名作家、DJ、心理學者、音樂創作人、講師、主持人等多元身分於一身的劉軒,8歲即隨父母移民美國,接著陸續在當地就學。不過,由於當時還沒有開設以英語為第二語言的(ESL)教學課程,「英語」對幼時的劉軒而言就像火星話,他形容自己「像外星人一樣」地被看待,「一開始,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非常挫折!」

父親告訴他,如果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一律回答「I don’t know.(我不知道)」;結果有一回,同學問了他「What’s your name?(你叫什麼名字)」,劉軒果真照父親說的答了,沒想到卻引來同學一陣訕笑,以為他「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令他挫折異常。好在,台灣成長背景的他「數學能力」相對比較好,且不吝於教會同學自己所會的,終為他開啟良性的同儕關係。

「我還教他們摺紙飛機、摺變形金剛,這些我們從小習以為常的小遊戲,他們看了卻大為驚奇。」劉軒笑著說,因為這份「願與人分享」、「為他人著想」的態度,助他從逆境中成長,而大約在半年後,「語言」對他也不再是個問題;到了高中時,劉軒甚至當了當地華人家庭小孩的英文家教,讓原本自視英文不好的學生,也開始懂得透過好玩的音樂、有趣的故事學英文,劉軒說:「比起語言輔導,這更像是心理輔導。」

 

競爭優勢 來自於日常生活小習慣

美國教育模式必定較開放?而台灣教育則偏向填鴨?劉軒對此不置可否,或者該說,採取開放式教育的台灣教師也大有人在,只不過,就「整體大環境」而言,他認為,到國外學習似有一定程度的優勢存在。

劉軒解釋,那份競爭優勢,不在於環境的經濟條件、生活品質優渥與否,而是在於美國人「處處為他人著想」的處事態度;即便爭執時,也懂得從他人的觀點看事情,那是從小生活教育、家庭潛移默化、與人互動,累積而來的習慣。

經常在不同國家往來、工作的劉軒,特別分享了幾段近期在美國遇到的軼事:「在兒童博物館,我看見一名年約5歲的小朋友,目光炯炯,正認真聽著身旁的父母告訴他,那一張專為聽障者設計的床為何震動;另有一回,一個在電梯裡偶然遇到的4歲小孩,見了我,便熱情地與我聊天,告訴我一樓有積木區,可以到那兒去玩耍…。」

劉軒說的,其實不是什麼汲汲營營的競爭力,而是對日常周遭生活的感受力與即時反應;然而,卻也正因為這些從小累積的日常生活習慣,讓這些在自主環境中成長的年輕人更能展現競爭優勢。久而久之,人們更有獨立判斷的能力,不會受限於「標準」,沒有絕對分明的「對」與「錯」。

 

思考獨立自主 目標便能天生自然

「於是到了高等教育,孩子會懂得獨立思考,很早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劉軒說:「對於一個已經18歲的美國年輕人來說,他們無法想像『受逼迫去讀自己不喜歡的科系』是什麼感覺,因為不可能,他們不會為了他人眼中的『好科系』而去讀自己不感興趣的內容。」

反之,「在台灣卻彷彿凡事總是準備好好的,大人會告訴你『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有了刻板印象,卻少了吸收新事物的學習彈性。他感嘆,多數台灣學生直到大學畢業卻仍像個「孩子」,只因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或等著別人告訴他們該作什麼。

劉軒形容,在美國的課堂上,老師很重視與學生之間的互動(connection),並且注重每位學生的個別感受,相較於那樣趨於「人性」、「天然」的學習方式,亞洲的課堂卻較像是透過「同化的磨練」而成長,「那更像是球場,不一定是課堂。」他說,在球場上,會要求統一、一致的訓練,一如美國軍人般的嚴格訓練;但在課堂上,學習應該是多元並存的。

 

勇於探索、不怕失敗、鍛鍊語言力

若真如此,已為人父的劉軒,是否也會鼓勵自己的小孩或是更多台灣年輕人到國外求學呢?他回應:「我只會要求兩項能力:一,探索的能力;二,失敗的能力。」

他進一步說明,好比東西如果壞了,我會要我的孩子在旁「看爸爸怎麼修」,而不只是修好它;又如,孩子第一次騎二輪自行車時,我會用故事暗示他「你會跌倒!」等到他真的跌了,劉軒只會淡然看著,讓孩子自己站起身,無須大驚小怪,他要孩子從小就知道「當然會有挫折!」

「但假如有一天,當我發覺孩子開始期待在物質上比較利益,或不停受到大眾媒體等負面能量的影響,萬不得已,我會希望他們出國。」因為在那樣的環境下或許更「公平」,沒有人應有特權「擁有什麼」。他強調:「要想獲得什麼,都是要經過努力的!」

劉軒表示:「要求年輕人擁有成年人的自覺,是一件很難的事,而且,也只會遏制年輕人自我探索的能力。」因此,與其鼓勵別人「做什麼」,他覺得「不要出大錯」就好。劉軒補充:「唯一值得鼓勵的,或許是鍛鍊外語能力吧!」

他分享,藉由累積外語能力培養理智思考力是有研究根據的。因為透過不同的語言系統理解事物,就像採取不同的思維角度;會的語言愈多,能運用的理智系統層次就更多元。劉軒說:「就算在台灣,也須懂得為自己找出不同的『系統』,現在網路上就有許多免費資源啊!像Khan Academy、Coursera等線上資源,都能self improvement(自我鍛鍊),讓能力增強。」

 

啟程!「幸運」機會可能隨時在身邊

其實,無論是安排短長期旅遊、到國外留學或遊學,這些都是鍛鍊自己「用不同眼光看世界」。看著台灣的留學人口一年比一年下降,劉軒一方面對此事實表示驚訝,二方面則是坦言「現代人出國念書的『動機』也與過去不太一樣了。過去多是為學位、為工作,但現在的年輕人更多是為了旅遊、踏青。」

僅管留學人口下降,劉軒仍採取正面、樂觀的態度表示,「或許人們更願意待在家鄉,是為了讓這裡變得更加國際化;他們想邀請外國人才來到臺灣,好打造一個具備英語環境、全球意識,充滿國際人才的地方,若真能這樣,我想也是好事一樁吧!」劉軒說話的口吻就像新書《Get Lucky!助你好運》中提及的「lucky breaks」一樣,一種高度槓桿的幸運機會,等著那「幸運的人」,去發現。

 

當這種機會出現時,一個小動作就能換來不成比例的後果。有些人因為一個眼神,而結識了一輩子的伴侶,或因為一句話,而得到了貴人的賞識。也許是一個突發奇想的靈感,造成蓬勃事業的發展。這種幸運機會隨時都可能出現在你我身邊,只怕看不到而已!

 

如果你準備好了,不妨一起展開這趟幸運的旅途吧!


 

劉軒

身兼知名作家、DJ、心理學者、音樂創作人、講師、主持人等多元身分的跨界創意人劉軒,曾於紐約茱莉葉音樂學院、哈佛大學心理系及教育學院博士班就讀,回台後也致力於「多元發展」和「自我實踐」,成為華人世界的青年榜樣。曾著有《Get Lucky! 助你好運》、《跳痛人生》等多本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