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出國交換、留學、工作 不止是夢 - 不一樣的亞洲 我看見了

文/ Roxanne Kuo, Eileen Shen

P12 report-李鎮宇李鎮宇

畢業學校:新加坡國立大學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在台畢業學校:台灣陽明大學

TOEFL iBT成績:90分

目前在新加坡從事生命科學研究工作的李鎮宇,當初是為了海外求職,才選擇到新加坡就讀研究所,「同樣是全英語學習環境,和美國較知名的學校相比,新加坡的學費至少可以省下一半,再者這裡的薪資水平是台灣的3倍,所以我選擇了新加坡。」

不過,很多事情都是到了當地才有更深刻的體悟。李鎮宇表示,真正到了當地生活,他才發現新加坡用的都是英式英語,「雖然大家對於新加坡的“Singlish”印象深刻,但事實上,舉凡寫報告、職場文件等等,當地在正式場合當中使用的都是相當標準的英式英語,為了適應這樣的學習和工作環境,我的英語越練越進步了。」

身為英語非母語者,寫報告時,他要比其他同學更仔細斟酌英語寫法;如今已就職的他,也會再三確認工作信件往來的英語用法是否合宜;另外,在當地看電影票價僅需100多元台幣,也成為他消磨時間兼精進英語的方式,「以前電影看過就算了,後來都會反覆思考當中的台詞和用法。」

除了透過適應環境來強化自己的英語文能力,新加坡學習硬體資源豐富、學校行政效率高,也是他相當認可之處,「若你在學校圖書館發現找不到你需要的書,提出申請書單,一周內就能取得所需用書。」這點和他在台灣的求學經驗大不相同。

當然,飲食習慣、地理位置較接近台灣,讓人更容易適應、回台灣也比較方便等因素,也是在新加坡求學的好處。不過他強調,想來新加坡念書,要先調適心態,因為新加坡的學習氛圍較獨立,用的又是台灣人較不熟悉的英式英語;而若想像他一樣在當地求職則更要考慮清楚,「其實當地的工作機會不多,對於外國人工作的設限也不少,更不是每份工作的薪資都能達到台灣的3 倍之高,還是要審慎評估才是。」

P13 report-李軒軒李軒軒

交換學校:東京日本大學(Nihon University)

目前就讀:中興大學法律系 四年級

TOEIC 成績:845分

因為想出國體驗生活,原就讀外文系的李軒軒,在轉進法律系就讀的大二那年,毅然決定到日本當交換生,她說:「這一年的收穫,比我想像中的多太多了!」

原本還擔心轉系之後會跟不上課業的李軒軒表示,一度也曾想到美國交換,只不過,想到自己曾修過一年半的日文,且恰巧發現日本交流協會可提供半年每月8萬日幣的獎學金,在多方詢問師長的建議之下,毅然決定到東京學習。

為了申請學校、同時申請獎學金,李軒軒必須分別準備中、英文及日文三種語言的書審資料。她說:「至今回想起來,確實很累人!」好在當時班上一位日籍華僑的幫忙,讓申請內容資料的研讀、準備,順利不少。

李軒軒分享,之所以鎖定日本大學申請,一方面是根據學校管道提供可選的法學部交換學校;二方面則是因為這間大學的地點位在東京。她認為,東京是日本的首都,是國際大城,因此,無論是服務業或各種訊息管道,必定十分發達,能獲取的學習資源也會相對多元。果不其然,李軒軒不止跨領域進修了經濟課程、以自助旅行形式跑遍幾乎日本各大洲,體驗北海道流冰奇觀、隨機結識親切的當地人,甚至爭取四份不同的打工機會,從教英文會話、作餐廳外場服務生,直到當酒吧的調酒員,經歷大大小小與當地日本人的交流機會。李軒軒說:「找打工,其實都只是為了加強日文會話。」

為了找工作,她積極查閱日籍的人力資源網站,也特別找應徵工作相關的日籍書閱讀,目的是希望了解日本的人資、雇主面試都問些什麼。她解釋:「第一關,通常是電話面試,再來才是實際面談」,如果一開始聽都聽不懂,就更別談後續的面談了,李軒軒笑著說:「我也是經歷大概100多家的面試失敗,才終於錄取成功的!」

2015-04-08_105615

這一年間,李軒軒認識了各方的國際好友,也深刻體會國際學生對國際情事的敏銳度。她坦言,在日本難免遇到部份日本人自恃的種族優越而導致差別待遇,但日本人「凡事認真、嚴謹」的態度與習慣,卻也在日常的公共建設中隨處可見,很值得學習。未來,她希望能繼續朝國際法律事務工作的面向累積經驗、持續學習。

P14 report-朴世宣朴世宣

就讀學校:中興大學外文系二年級(韓籍國際生)

曾經錄取:韓國外國語大學(Hankuk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TOEFL iBT成績:96分

配合父母工作的關係,韓籍的朴世宣從四歲起就在台灣生活,看似已在台灣待很久的她認為「自己對台灣文化還是不夠了解。」未來希望能在台灣工作的朴世宣說:「希望自己能再更融入台灣社會一些,也希望台灣教育有所改變,但創造改變的前提,是先融入當地文化。」

進大學以前的朴世宣,讀的一直是美國學校,也很習慣用英文學習、交朋友。一度已考進位於首爾的韓國外國語大學,並曾就讀六個月的她,不料竟因不適韓國文化而折回台灣。再經過六個月的沉潛,她決定就近申請台灣的大學就讀,一方面是因生活環境相對自在使然,二方面則是為減輕父母支付學費的開銷壓力。

「那六個月,我在一間國貿相關的台灣公司打工,結果驚覺自己中文實在不夠好,連應答電話也不夠流利」,朴世宣說,為了加強中文,只好每天抄寫聖經練字,這習慣一直持續到今天。「我想,若想在亞洲發展,就該好好就近熟悉這一切。」

朴世宣分享:「台灣、韓國學生彷彿都拼命考試,壓力很大的樣子,讀書像是只為考試讀,而不是為學習有用的知識。在韓國,甚至極重視表面裝扮,女孩子在學校都要化妝、人人都得小心禮節。」儘管流著韓國的血液、長期呼吸著台灣的空氣,朴世宣卻依然覺得不易融進台籍或韓籍學生的社交圈。

好在就國際事務處打工之利,朴世宣有機會接觸到來自各地的國際學生,從而結交不少國際好友,同時也因擔任語言中心的英文小老師、協助校內學生學英文,於是更加理解台灣學生英文學不好的痛處。

她分享:「大部分人為考試而讀書,但如果能把英文看作長期應用的工具,學習效果會大不相同!」朴世宣希望能透過自己的經驗告訴更多人:「學好英文真的很重要!」

至於若想到韓國讀書,朴世宣表示,「面試比書審重要」,例如「對韓國文化的了解程度、掌握科系選擇的動機背景、廣泛了解國際時事」等,都是影響面試成績的關鍵。平時的朴世宣,早已習慣每日瀏覽CNN、The Economist新聞,因此掌握國際要聞對她而言並非難事。